(轉文)

人,經常會因為有些忘不了的快樂記憶而變得堅強樂觀,但我卻發現自己已經開始淡忘了那曾有的歡愉。在努力去找尋那段回憶的時候,我常常會不由自主地選擇一條悲傷的小路前行,縱然會讓自己傷痕累累,縱然會使自己痛不欲聲,我還是頭也不回的蹣跚而行。因為在這條小路上,我覺得自己更能找到人生。

用心去體味那份傷感時,我仿佛能感受到情感中的不羈,它讓我的生命在落幕的夕陽裡釋放真實的靈魂。一顆帶著裂痕的心沉浸在這開始破碎的世界裡,毫無溫暖的斜陽刺穿著我所在的這個城市裡的每一個角落。一種低調黯淡的灰色伴隨著我憂鬱的情感,漸漸地籠罩著我整個心空。我蕭瑟冰冷的靈魂裡總是泛著悵然若失,渾渾噩噩的我卻又總是在悸動不安中憧憬著明天的幸福。天,黑沉了,但還有著些黃韻;心,苦澀中,略帶幾分沉痛;在這個永遠不知道明天的世界裡,我想誰都會有在茫然中悲傷、在悲傷中忘卻的時候。忘卻裡,淡然消退了曾經的溫暖。

其實,我也想過讓內心的痛苦在一種幸福的回憶中流逝,讓美好永遠在心中定格。把悲傷在黃昏裡不停的釋放過後,收拾起心中所有的消沉,將美麗寄託在悄然來臨的黑夜中。在黎明到來之前,放棄一切讓自己落淚的感傷,好讓第一縷陽光照在臉上時,綻放最絢麗的色彩。


 

 

 

全站熱搜

藍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