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輪皓月,將喧嘩的白晝變為寧靜的夜晚。
他從繁忙中抽出身來,
靜靜地坐在燈前,聽自己說話……
這是學者周國平為我們描摹的
“靜夜思”的境界。
他時常為有這樣的時光而愜意,為失去這樣的時光
而惴惴不安。
他說,沒有時間和自己呆一會兒,“好像失了魂一樣”。
人的一生,太需要這種單獨和自己呆一會兒的時候了。
古人主張“
靜以修身”。
這靜,就是獨處。在這只有你自己的時候,你可以
靜靜地與自己說話,消化一日之所得。
反省一日之所過,解除一日之煩惱。
人正是在這種日復一日的單獨和自己呆一會兒之中,
漸漸地認識自我、學得高尚的。
人的成長過程,從一定意義上說,就是獨處自省的過程。
先哲們“吾日三省吾身”、
“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荀子﹒功學》)之說,
都從不同方面說明“日省吾身”之重要。
傳說釋迦牟尼的弟子周利盤特資質愚鈍,
一生只學會了一句話,卻成為大徹大悟的人,
這句話其實只有兩個字───“除垢”。
周利盤特把釋迦牟尼傳授的兩字真言銘記在心,
持行始終,終於成了超凡脫俗之人。
這個故事耐人尋味:一個人
只有日日自省,
時時“除垢”,才能成為自覺的人、有質量的人。
每天抽出時間和自己呆一會兒,
是一種自省,也是一種自我解脫。
人在日常生活中,時常有犯迷糊的時候,
或為不順心之事、或為不公平之理,
攪得自己寢食難安。從“迷”到“悟”,靠智者的點撥,
靠朋友的相勸,更靠自己靜靜地坐下來,
自己和自己談談心。
一些事情想開了,便有如釋重負的感覺:
沒什麼!人要有點精神。
這種精神,也當包括寬容、解脫之意。
能抽出時間和自己呆一會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如今的一些人,只習慣於熱熱鬧鬧,習慣於大肆張揚,
習慣於你來我往,很難有那麼一點時間和自己談一談。
即使有空坐下來,心也難靜,說不定越坐鬼點子越多。
這也從反面提醒我們,
和自己呆一會兒是一種形式,
要緊的是其內容。
說和自己呆一會兒,其實就是要安妥自己的心靈,
使之在不斷的自我陶冶中進步。

 
 

藍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