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蒼涼,寒意浸裳。孤獨的心靈在裸露的星光下飛翔,純淨透明的羽翼卻綴滿濃郁的思念的感傷。春水緩緩流淌,彈奏著潺媛的音樂,微風細細吹拂,飄揚起柔柔的秀發。我聽的沉醉,我看的癡迷。但當夕陽把你絕情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我的靈魂跳出軀殼,不知飄向何方。



 

日子靜靜的流逝,相思日日的膨脹。雖然你走的頭也不回,雖然你用鋼刀刺穿我的心扉,但我的心依然為你沉醉,我的靈魂為你翩飛。夜色深沉,一如我濃鬱的相思,在星空中彌漫,沈積。層層淤積,塵封心底,正如開封腳下埋藏的古老王朝,你就是那王朝的皇帝。


 

秋風起,卷走斜陽下癡望的背影。

 
桐葉墜,帶去晨曦中隕落的珠淚。


 

沒有你的日子,生活是多麼的悲慘暗淡。沒有你的陪伴,我如長空中哀號的孤雁。沒有你的微笑,生命的春天不再有和風拂面。沒有你的柔情。還有誰能融化我心中的冰山。夜夜簾幕低垂時,彈起心底深處為你而設的琴弦,奏出憂鬱的音樂,在雲朵上徘徊,猶如星月下岩譙上美人魚淒泣的歌唱。


 

獨坐高樓,對月豪飲,誰料“明月高樓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擁襟而坐,面燈凝眸,哪知“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方訴衷腸,正吐深情,才曉“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登高臨遠,望遠山青黛皆如其面。憑欄獨倚,聽綠水潺潺皆似其音。雨橫風狂天,臥聽雨蕉訴綿意。露重霜寒夜,坐看星雲結情絲。物亦知情,人何以堪?


 

深情換得絕情,杜鵑吐血長鳴。全部的投入換來遠逝的背影。我想像的出開端,卻猜不出結局。也許是愛的太深,才有這日思夜念。抑或是恨的太重,才有這魂縈夢牽。


 

我希望你是小船,別駛出我愛的視線。

 
我希望你是紙鳶,總有一線相連。

 
我希望你是紫羅蘭,吐蕊在我的花園。

 
我希望你是風嵐,吹拂過我的峰巔。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遠散,寒鴉棲複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地難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恬 的頭像
藍恬

藍天白雲總是閒~恬靜人生總是夢

藍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