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文)

昨天,是我29的歲生日,
由於愛情無著落,又挨了老媽一頓嘮叨,
心情極為不爽。


週一去上班,進了公司,
我強打起精神,不管嫁不嫁人,飯還是要吃的。
這時,對面桌的Linda悄聲告訴我,
今天新的CEO上任,他是哈佛大學商學院的高才生,
才32歲,年薪百萬,鑽石王老五啊!
看著Linda興致勃勃的臉,我忍不住惡意地說:
這麼好的條件都不肯結婚,
也許是這位仁兄奇醜無比或者性格變態。
Linda瞪了我一眼:據說長相直逼吳彥祖呢?
你看了可別流口水!


我見了他口水倒沒流,下巴卻差點掉下來
這位CEO竟是和風!
和風是我大學時代的暗戀對象。
我讀大一的時候,他讀大四,
我給他寫過16頁的情書,
給他偷偷織過毛衣,給他課本裡夾過字條,
所有情竇初開的女孩子能做的傻事,我全為他做過。
他來做我的上司,可真是糗大了,
更糗的是,隔了10年時光,
再見他的面,我依然心慌臉紅,
恰如當初那個青澀的小女孩。
和風的眼光接觸到我,一跳,隨即蕩開了一絲微笑,
顯然,他仍記得我。
我紅著臉將目光移向別處。


這一晚,我徹底失眠,我絕望地想,
十年前我青春年少尚不能打動和風,
如今他閱遍百媚千紅,我更是遙遙無望了。
上天真不公平,十年將一個男人打造成鑽石王老五,
將女人卻變成了美女。


第二天我腫著兩只熊貓眼去上班,
打開電腦發現我的辦公郵箱有封新郵件,
標題是揮手一別後,流水十年間,
我的心都快跳出了喉嚨,是和風,
他仍準確地記得我的名字
李魚兒,今天一起去吃午餐如何?
在公司附近的西餐廳,我倆相對而坐。
和風絕口不提我以前的種種糗事,
只說些校園趣事,打聽相熟人的近況,親切如春風拂面。
我卻很沒出息,不停地將刀叉掉到地上。
和風看著我笑道
想不到你還是以前那個樣子,一點兒都沒變。
我訕訕地笑,臉一定紅得像個大蘋果。


但很快我就笑不出來了。
公司裡悄悄展開了一場女人的戰爭,
各位未婚美女打扮得花枝招展,
輪番去敲CEO辦公室的門。
其中數美豔的Rose戰果最為顯著,
幾天下來,她就跟和風熟到在電梯口聊天了。
我沮喪萬分,
Linda給我出策說:現在的小姑娘,個個精明伶俐,
要想戰勝她們,需先下手為強啊!
在Linda的鼓勵下,我約和風下班後喝咖啡,
他爽快地答應了。


一下班,我先趕到了咖啡店等他。
等和風來了,我卻傻了眼,他身邊竟跟著Rose。
和風笑道:Rose說有些工作沒談完,我就請她一起來了。
聽著Rose匯報工作,我不耐煩地攪著咖啡。
好不容易等她的話告一段落,和風卻頻頻看表了。
Rose開玩笑:家裡還有美女等啊?
猜中了,是個跟我從美國來的洋妞,金發碧眼呢。
和風自顧自站起來,開飯時間遲了,她要給我臉色看了。
抱歉,下週我回請你!
說完,徑自走了。
我和Rose不禁面面相覷,傻住了。


和風有個“洋妞”的消息不脛而走,
女人的戰爭隨即偃旗息鼓。
Linda不滿,很愛國地說:怎麼,洋妞就怕了?
你別洩氣,要給國人爭臉。
我想起和風提到他的洋妞時在意的樣子,
灰心地搖了搖頭。
週末,和風果然約了我。
我少了負擔,反倒自如了很多,
望著他俊朗的臉,生動的眼眸,
我想,與這樣的優質男人做朋友,也是件幸福的事。
和風好像也喜歡這樣的約會,
隔三差五就會約上我,喝喝茶,聊聊天。


十一長假到了,和風苦著臉來找我:
你能不能客串一下我的女朋友?
原來他的父母從千裡之外趕來,要看看準兒媳婦。
我剛想問洋妞呢,
猛然想到,
也許是怕保守的父母接受不了,他未敢告知呢?
我只好同意了。原想只陪吃頓飯就罷了,
沒料到和風的父母竟抓牢我不放,
這個長假,我這個準兒媳可累慘了,
和風連個謝謝都沒說,真服了他。
和風的父母回去前,他媽媽送給我一只玉鐲,我忙推辭,
和風媽媽嗔怪:都是自家人,客氣什麼。
我只好道謝著接過來。


送走和風父母,我將玉鐲交到和風手上
這是你父母送給兒媳婦的見面禮,回去給你的洋妞吧。
和風愣了一下:哦...
她不喜歡這個,還是你拿去吧。
我生氣了:你怎麼能輕賤父母的心意?
和風看著我:傻丫頭,這樣吧!
你當面交給她,讓她收下,好不好?
去就去,誰怕誰啊!


進了門,和風就叫:咪咪嚕,快來,有客人!
這時,走出來一只黃色波斯貓。
我驚訝地張大了嘴,和風將我的下巴託回去:
我的洋妞是很漂亮,可你也不必驚豔成這個樣!
如何,見面禮呢,看它收不收?
我豈是傻瓜,將鐲子輕輕巧巧地戴在自己的腕上,
厚著臉皮說:是你母親大人送給我的,看誰敢搶去!
和風大笑,走上前,將我圈在他懷裡

 

 
 
 

  

感謝黑嘉麗+妮妮語法教學

(圖片來源-網路收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恬 的頭像
藍恬

藍天白雲總是閒~恬靜人生總是夢

藍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